“上头电子烟”里藏毒品:朋友圈就能买,祸害“00后”

“上头电子烟”里藏毒品:朋友圈就能买,祸害“00后”
近年来,合成大麻素类物质披着时尚的外衣,藏匿在部分年轻人喜欢的电子烟中,通过网络“快递”“包邮”等方式,以较低价格非法贩卖,极少数“00后”青少年更是将其当作日常“零食”来吸食。在网络平台上,新华每日电讯记者很轻松地就找到了售卖新型毒品的卖家,对方承诺吸食后警方无法检测。西安市公安局禁毒支队近期破获的类似涉毒案件中,涉毒嫌疑人多为“00后”青少年,其中不乏未成年人。“包邮”“可以过五检”今年7月1日起,我国正式整类列管合成大麻素类物质等新精神活性物质。西安市公安局禁毒支队提前谋划部署,在7月初就破获陕西首例合成大麻素类毒品案件,并对抓获的涉案嫌疑人进行轨迹梳理和关系拓展,梳理出层级清晰、关系分明的完整毒贩团伙网络。目前循线追击,已破获合成大麻素类毒品案件23起,抓获涉毒嫌疑人329人,缴获含有合成大麻素物质的电子烟弹及烟杆1478支,烟油10.3公斤。合成大麻素,是一种类似天然大麻素的人工合成物质,它的危害性更大、精神活性更强。吸食该类物质后,会出现头晕、呕吐、精神恍惚、致幻等反应,过量吸食会出现休克、窒息甚至猝死等情况。西安市公安局禁毒支队副支队长花海龙说,合成大麻素类毒品的吸食方式以电子烟为工具,在吸毒群体里的“黑话”为“上头电子烟”,他们将吸食称为“飞行”,吸食者自称“飞行员”。上头烟常常出现在酒吧、夜店、KTV等娱乐场所,也通过网络和微信朋友圈兜售。记者私信多位“上头电子烟”鼓吹者,询问其有无“上头电子烟”的资源,其中一些人表示肯定并要求添加记者微信。记者在添加微信好友后,对方便发来毒品价格以及毒品的视频和图片,声称可以全国快递邮寄,朋友圈也不断发布兜售毒品的“黑话”:“顺丰包邮,飞行燃料。”为了让记者放心,他还声称吸食后也“可以过五检”,警方通过传统尿检、血检等方式无法查验。极易诱导青少年误入歧途记者了解到,由于合成大麻素类物质毒品成本低,又常常伪装于电子烟之中,暴露出“零食化”“时尚化”的倾向,加之互联网快速发展,毒贩通过社交媒体等渠道加速了合成大麻素类毒品的传播“洗脑”和销售,极易诱导青少年迈出涉毒第一步。在西安、温州、无锡等多地警方分别破获的合成大麻素类毒品案件中,毒贩都曾通过微信朋友圈明目张胆地售卖“上头电子烟”。“‘上头电子烟’因外表与普通电子烟一样而具有极强的迷惑性,在娱乐场所的年轻人很容易被毒贩蛊惑,一些吸食者甚至将‘上头电子烟’系了绳子挂在脖子上,贴上各种贴纸,以为时尚。”西安市公安局禁毒支队情报中心副主任王恺说。许多毒贩对青少年声称“上头电子烟”只是比普通电子烟更具有快感而已,并声称吸食既不上瘾也不犯法,以致青少年群体误入歧途。“这东西把我害惨了,过生日发小给我来了一口,只说是流行的电子烟……”记者调查发现,一些青少年分享了被朋友诱导或误食“上头电子烟”的经历,他们大都是在朋友聚会上被“劝”食毒品的。低成本降低吸毒门槛,合成大麻素类毒品出现“零食化”倾向。王恺说,一支普通的电子烟烟弹20元左右,毒贩通过添加几毫升的合成大麻素类毒品后,就可翻倍销售。一些青少年甚至像网购零食一样轻松购买合成大麻素类毒品。今年4月,南京江宁大学城某校9名大学生就因为吸食网购的“上头电子烟”,先后感到身体不适,陆续拨打120求救。严防青少年网络“触毒”西安市公安局禁毒支队支队长张根勤、政委唐淑惠等受访禁毒民警建议:首先,合成大麻素类毒品的管控要做到打早打小、从萌芽扼杀。应抓住该新型毒品列管初期的关键节点,集中打击合成大麻素类毒品的犯罪。其次,要积极溯源,全链条打击,加强源头管控。西安市公安局禁毒支队已经从部分本土涉毒案例中梳理出全国涉16个省市的涉毒团伙网络,仍在积极溯源制毒源头。第三,网信部门和各个互联网平台应加强网络涉毒言论的管控,防止青少年通过网络“触毒”。应通过对快递行业的监管,严控个人快递邮寄电子烟,以此遏制“上头电子烟”的快速流通。最后,面对种类繁多的新型毒品,应加强检测技术的研究和对基层禁毒单位的技术支持。

Previous Article
Next Article